为国内投资者介绍靠谱的美国本土网络券商
« »

基金老帅教你如何用1万美元挣大钱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有时会打电话给父亲。他当时已经在佛州基维斯特(Key West)过着退休生活,之前曾在纽约哈莱姆经营一家裁缝店三十多年。

“爸爸,我成为百万富翁了。”我激动地说。

“呸!马丁,鬼才信你。”他说。

“是真的,老爸。”

“胡说,马丁,”他说,“如果你是百万富翁的话,那么你就会像摩根那样,拥有几匹赛马,还有一艘游艇。”

“爸爸,我不喜欢游艇,对赛马场也不感兴趣。我玩的是股市。”

即使今天,如果你把我所有的资金都拿走,然后要我从头开始的话,我也不会担心。给我一张办公桌、一部电话,或许一台彭博终端。假设你给我留下1万美元本金。我不会从事日内短线交易,因为任何人的本事都没有大到足以权衡股票每日走势中所有相互冲突的变量。

我会把目光投向期权市场,寻找如下这样的股票期权:即将到期,价格仅为几美分,股价可能会逆转至值得行权的价位。然后,我会研究一批低价股,它们的价格或许只有一两美元,而且市场普遍预期他们无法生存下去或者东山再起。想想,许多银行、航空公司、保险公司以及大宗商品生产商的股票,在2009年年初,这些股票的资产负债表上都背负着较高的融资杠杆率,股价一路跌倒期权价值之下。

给我吧,我可以在一两年之内把1万美元的股票变成10万美元。而到那个时候,我的投资组合仍然会持有一些“叫花股(ragamuffin)”。天狼星XM卫星广播公司、MGIC投资公司、美国航空公司、花旗集团的股票以及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优先股都是我投资的极好例子。

然后,我就会成为值得尊敬的投资者。我认为,我们目前正处于一个成长型股票为王——差不多在任何价位上都以成长型股票为王的股市之中。看看纳斯达克100指数和罗素成长型股票指数。今年年初至今,它们已经跑赢标普500指数200多个基点。

我的投资组合将会利用凭借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或其他股票头寸获得的最大保证金融资杠杆。我会买入那些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或以上的股票,前提是如果你能对它们目前的估值做出合理解释的话。Facebook、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波音、Salesforce.com和MGIC将成为我集中持有的重仓股。我不会持有超过10只以上的股票。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通用汽车、微软和花旗集团由于在营运杠杆方面拥有各种可能性,属于我可以考虑投资的股票。

相关信息:

IB(Interactive Brokers,盈透证券)相关介绍及开户最详细教程

对于何时买入特定股票的切入点而言,没有人会在时机把握方面无懈可击,但你对股市本身的判断必须是明智的。我不会涉足股指期货、大宗商品、黄金或能源价差看跌期权。也不会涉足外汇市场。一方面是因为踏准时机非常困难,另一方面你可能会在对长期走势的判断仍然是正确的情况下,由于被要求追加保证金而功亏一篑。

一旦我赚到100万美元之后,我的兴趣就会扩展到高收益企业债券和优先股。我会对我接近于零的信贷成本与介于6%至7%的收益率之间进行套利。尽管信贷市场上存在恐惧情绪,但高收益债券与国债之间的利差已经缩小。今年垃圾债券应该能够赚到其6%的票息,与标普500指数的收益率相比具有竞争力。

我在此写下的所有策略,都是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所遵循的,但不要以为,只是因为你深入细致地研究了股市,就必然会有成功的机会。我想到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一句名言:“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其复杂性超出了我们自身的理解能力。”我的第一本书以《华尔街上的谦逊》(Humble on Wall Street)为书名,是有充分理由的。

四十年前,标普500指数大约在90,现在是1,849,该股指在四十年里上涨了19倍,但同时伴随着幅度巨大的震荡。在1982年经济衰退最严重的时候,该指数跌至109,之后一直维持稳步上涨,直到1987年11月的“黑色星期一”该股指再度跌至248。一轮长期牛市行情促使该股指在2000年上涨至1,500上方,但在科技股泡沫破灭之后,又于2002年年底跌至800。

在2007年年底,股市形成一个双顶形态,然后在2009年春季银行业崩溃期间差不多惨遭腰斩。随后花了四年多的时间,才在去年底创出新高。在2000年至2013年期间,市场坐了一趟疯狂的过山车,在价格图上形成了一个大大的W型走势,全然原地踏步。

风险投资者通过投资于互联网行业而发了财。当代艺术品的精明收藏者赚得盆满砵满,而诸如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等富有企业家精神的互联网初创公司股票也实现了惊人的投资回报。苹果自从其凭借iPod完胜索尼Walkman随身听以来,股价也上涨了19倍。过去13年以来,只做多的投资者需要在股市高峰时借助于严格的风险管理控制,然后鼓起勇气判断股市底部并且提早进行再投资。KBW(Keefe, Bruyette & Woods)银行股票指数与其2007年最高点位相比下跌了80%。俗话说股市无底线,对不?

当我在1960年坐地铁前往华尔街上班时,道琼斯指数在600左右。经过1969年—1970年以及1973年—1974年的两次可怕经济衰退之后,该指数从1000跌回之600。那时不容易做到持币观望,当时我持有的资金主要来自于我的对冲基金普通合伙人。

救我一命的,是我对自己持有的股票——宝丽来(Polaroid)、施乐(Xerox)等——卖出相应的备兑看涨期权。我持续卖出这些期权。当时期权市场很原始,一些场外市场的交易者在心中计算波动性,然后设定期权的买入价和卖出价。他们开始知道我是一位无备兑期权的无畏卖家。

纳斯达克100指数在2000年上涨到最高点位4816,当时互联网泡沫在估值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超现实色彩。然后,该股指暴跌至1000,也回调了80%,这事实上导致美国发生了一场小型的经济衰退,同时消费者信心减退。

我那时候对互联网的功能几乎一无所知。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我也读《连线》(Wired)杂志,但没有碰过雅虎股票。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纳斯达克100指数再度跌至1000。到那时,我买入了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如果这些公司报告的任何一个季度的业绩没有达到市场普遍给予的乐观预期的话,那么就会导致股价在一夜之间暴跌5%到10%。

一边是网络股在市场上热闹非凡,而另一边AT&T的股价还徘徊在32美元,与1998年的价格相比几乎没有变化。总而言之,了解自己具有哪种类型投资者所需的素质和本领,并且通过与相应的股指进行比较来衡量自己的投资业绩。我是一个坚定的以纳斯达克100指数为投资业绩衡量标杆的投资者。这永远不会改变。

本文作者马丁·索斯洛夫(Martin T. Sosnoff)个人持有或其亚特兰大索斯洛夫资本管理公司(Atalanta Sosnoff Capital)为客户持有本文提到的以下这些公司股票:天狼星XM卫星广播公司、MGIC、美国航空公司、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嘉信理财、Facebook、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波音、Salesforce.com、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通用汽车、微软、谷歌和苹果公司。

马丁·索斯洛夫(Martin T. Sosnoff),亚特兰大索斯洛夫资本公司(Atalanta Sosnoff Capital)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该私人投资管理公司管理着80亿美元的资产。已经出版了两本有关其华尔街从业经验的著作,分别是《华尔街上的谦虚》(Humble on Wall Street)和《沉默的投资者,无言的失败者》(Silent Investor, Silent Loser)。多年担任《福布斯》杂志专栏作家,并为《纽约邮报》撰写专栏文章。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4-03-06 15:51由 adrian 发表在美股入门知识分类下, 评论已关闭。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